云南建設網廣告位招租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啄木鳥公眾平臺 » 正文

坐在“火堆上”的巍山古城古建筑 拿什么來拯救你?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5-01-06  來源:云南網  瀏覽次數:9762
核心提示:坐在“火堆上”的巍山古城古建筑 拿什么來拯救你?

1月3日凌晨2時49分,作為云南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巍山古城的標志性建筑之一,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間的北門城樓——拱辰樓被燒至只剩框架,實在令人扼腕嘆息。

2014年,云南香格里拉古城、湖南洪江古商城、貴州鎮遠侗寨、云南麗江束河古鎮等多座古城鎮接連遭遇“火燒連營”,損失慘重令人瞠目。

古城失火現象,不只是一個消防問題。沒有對逐利的約束、對文化的敬畏,就會在單純的逐利邏輯中陷入歧途。坐在“火堆上”的古城古建筑保護,拿什么來拯救你?

記者4日采訪了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毛其智,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會員、中國文物學會會員曾一智等古建筑保護專家。

專家表示,古城古建筑的消防安全不能僅僅停留在理念和口號上,要有切實相關的措施來保障。同時,在古城的開發和發展的過程中要科學地處理好保護和開發的關系

昨日有600年歷史的拱辰樓

今天火海中的拱辰樓

保護之困

“坐”在火堆上的古城

然而,近年來著名古城、古鎮、古村落發生火災的情況經常出現,相關案例不勝枚舉。

而云南古城、文物建筑群火災也接連發生。

早在2010年3月,巍山縣另一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巍寶山古建筑群中的斗姥閣曾在森林火災焚毀。

2013年4月,大理古城五華樓西側一家扎染坊發生火災。

2014年1月的獨克宗古城火災中,兩處州級文物保護單位在大火中被燒毀。

2014年4月,麗江束河古鎮發生一起火災致10間鋪面損毀。

許多古城“坐在火堆上”,正是在這樣的現實困境之中,風險與應對之間的強烈反差令人觸目驚心。

火,因何而起?

不同領域的專家給出了多方面的答案:古建筑多是木質結構,耐火等級低、火災荷載大;由于歷史原因,建筑設計存在先天的火災防御缺陷;古建筑所在地大多遠離城鎮,當地消防力量薄弱。

從消防角度看,古城的特色往往也是其軟肋所在,尤其當建筑街巷的古代“軀殼”與現代電氣化設備“擰”在一起,各種隱患潛滋暗長。

在專家眼中,如果說火災是古城鎮、古建筑面臨的最大安全隱患,那么古城火災更是對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面臨的最大挑戰。

云南省社科院副院長楊福泉曾撰文說,這兩年來陸續發生火災的麗江大研古城和獨克宗古城都是茶馬古道的重要驛站,每一次大火都意味著。而這種火災的打擊又是使人無可奈何的,只能寄希望于修舊如舊的重建,但畢竟很多珍貴的歷史已經在火焰中化成灰燼。

據統計,我國現有123座歷史文化名城、 252個名鎮、276個名村、8630家文物保護單位、3744個古村寨,基本都為木結構建筑,火災隱患較為嚴重。數據顯示,2009年至今,全國文物古 建筑已發生火災1300多起,其中由生活用火不慎和電器原因引發的火災居事故原因前兩位。

“進”“退”之憂

防患于未“燃”

“建筑火災分為好幾種,但是很多建筑火災的發生還是使用管理不當造成的。” 在毛其智看來,古建筑是否能得到切實保護,關鍵還在于觀念和重視程度。

“其實按照現在公安消防部門設定的一些嚴格的 規定來執行,細致的執行,很多都是可以避免的,但是由于重視程度不夠,因此文物古跡失火的事件時有發生。說到底,還是管理部門要認識到文物古跡的重要性, 要認識它的價值,以及愿意為保護這些文物古跡投入的成本是多少?”毛其智表示。

云南省社科院副院長楊福泉認為,除了木質結構隱患大、道路狹窄、缺乏消防水源等先天不足外,古城火災頻發和各地政府依法管理、重視程度有很大關系。

古建筑火災原因既有客觀的也有主觀的,究竟怎樣防患于未“燃”然,將損失降到最小呢?

毛其智表示,古建筑消防管理涉及文物、消防、建設、旅游等諸多部門,各部門都要要認識到古建筑的價值,工作絕不能“說說而已”要嚴格的、認認真真的執行消防措施,才能更好地保護它們。

楊福泉認為,“首先應該盤查全省所有國家級省 級乃至市縣級文物保護單位的防火隱患,制定類似文保單位參與經營的嚴格規定,那些容易引發火災的經營活動應禁止。所有類似地方的消防設備乃至消防措施,都 應該認真檢查,汲取教訓。木結構建筑文物如何保護,也可以多吸收國內外的好經驗。”

在楊福泉看來,要讓保護成為“生活方式的組成部分”。“對居住在文化遺產地、歷史文化名鎮名村的原住民和外來經商者,都應該進行防火滅火的教育和培訓。這樣的教育甚至在幼兒園就應該開始。在經營和日常生活中,大家要高度自覺防火。”

“此外,要認真總結每次火災引發的原因,及時 汲取教訓,制定嚴格的防護措施;獎懲制度要分明。” 楊福泉建議,各級政府要將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及文物建筑的消防安全工作納入工作考評,建立多部門消防工作協調機制,對失職瀆職或發生重特大火災事故依法 依紀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解困之道

合理開發更要保護

在保護古城古建筑免遭火災損毀的同時,避免商業化模式下漠視歷史文化的傳承和保護同樣重要。

學者認為,古城的消防安全不可孤立來看,而需要與近些年來古鎮、古城、歷史街區等的過度商業開發相聯系。將商業利潤的追求置于文化遺產保護之上,這就造成不符合文化遺產保護要求的商業形態,人流量、建筑密度過高,對消防安全造成影響。

一方面是不斷發生的火災讓古城古建筑處于危險的境地,另一方面,商業開發威脅著古城鎮文化的保護和傳承。面對歷史建筑損毀和文化失傳的雙重夾擊,古城保護應該何去何從?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毛其智認為,大量的古 建筑目前還是在使用過程中,其實古建筑的保護用并不是不許老百姓使用,相反,有的時候使用的同時,反而能引起較高的社會關注度,反而有利于古建筑的保護, 因為社會關注度越高,就越能給古建筑帶來更好的幫助,但是同時,如果在使用過程中管理不好,就容易失火。

“因此合理使用,加強管理是關鍵。但是現在很多古建筑的保護存在管理粗糙、管理水平低等問題。”

云南省社科院副院長楊福泉則認為,“合理利用的前提是要杜絕火災隱患,只要保護好了,才談得上造福于民!文化遺產的保護不能唯利是圖。”

曾一智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2007修正)第二十三條規定,改變其功能要經過相應的行政部門批復,對文物的利用要適度。

“文物應該合理利用,但古建筑里不能使用明火,不能影響公共利益,對影響文物保護的行為要追責。”

 
 
[ 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云南網警備案 中小企業協會 電子商務協會 信用評級 360綠色網站
北京pk10走势图带线